博客年龄:17年1个月
访问:?
文章:359篇

个人描述

姓名:名不扬 ; 职业:功未就; 年龄:期盼退休 位置:希望被人遗忘;个性介绍:用身力行 用爱包容 用心感受 用脑思考 用道德作证 (文字均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。)

雪后

分类:蛇之语-----随笔 | 标签: 雪后  
2021-01-05 16:06 阅读(?)评论(0)

声音太嘈杂,不如静心、净眼观世界。

今年的雪,厚度超越了十几年的记忆。零下十几度的稀缺的寒,也以珍藏的方式把雪用力地挽留、再挽留。

周六,已是雪后三天,公园某个角落,依然会没过鞋面。学小时候的样子,把脚根部并拢,外八字,走出一串槐树叶。寻找一块处女地,跳起来,猛落地,留下自己的唯一。

如果孩子在,定会假借孩子的单纯,选择纷乱脚印之后如境的路面,打个滑溜,推个小火车。如果不小心来个仰八叉,那便是买一送一的惊喜。

辛苦的高中生仔,好不容易周末大休,在温暖的被窝慵懒下的选择让我选择了安静独行。

避开雪地里依旧绿意浓烈的小草尖,深一脚、浅一脚的靠近湖畔,那是我每次行至此时必然的停留。垂柳倒悬于头顶二三十厘米,芦苇挺拔于眼前,退后几步,留白处取景远处白色的石拱桥及其部分倒影。少许垂柳、芦苇做框,清澈湖心中为背景,点缀桥一痕,倒影一点。春有春的雅致,夏有夏的浓烈,秋有秋的韵味,冬有冬的涵养。特别是在今天,湖面已经结冰,寒风吹柳枝萧瑟,雪压芦苇空濛,平生出一种莫名的情愫氤氲。蹲下身躯,放大最喜欢的芦苇丛,寻找着缘由。是飘摇着的白絮的迷茫?是枝干如竹的秀气与挺拔?还是——突然被一枝折断匍匐在冰里的芦苇所吸引:宁愿锐角的英烈逝去,绝不苟且偷生的软弱的降服,如秋天的残荷,用倔强和孤独画出一丝禅意。“孤高自许、目无下尘”不一定就是事情的真相。“它强任它强,轻风拂山冈,它横任它横,月光照大江!”也是一种性格的弹性和胸襟的宽广。

突然,一对父子打破了平静。毫不迟疑、无所畏惧地走上冰面,高大威猛的父亲在前,豆蔻少年紧随其后。羡慕却又担心的盯着湖面快乐舞动的身影,直到他们离去才安然向前。

“其实地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”。那就由近处的街景到深处的丛林吧,也许那里会有无所谓有、无所谓无的独特的希望和风景。

穿过一片丛木和灌木,来到一片阔叶林,像是白杨树,直径五六厘米,纵横交错、英姿飒爽、整齐排一。行与行的间隙远方,以天空的阴霾为背景,用树干、树枝绘画出一个又一个的几何图形。白雪的映照、几缕光晕的微暖,大地瞬间变得立体。欣喜地拍摄着,发到同学群里分享着。不求一人能懂,唯愿吾初心依旧。

更为欣喜的是,我不是孤者。前面大大小小的脚印为证。有成人的、孩童的、动物的,简单地叠匝在一起,绕过北面大棵的丁香,爬上前面的土丘,稍作停留,像是怕惊扰这片土地的安静,打了个回旋,转向来时的路。无疑,这是父母陪着孩子的一场爱的探究的旅行。这场大雪定会根植于孩子的记忆,随月岁沉淀而日益珍贵。你看,大人的脚印是如此扎实,鞋底印花清晰可见;孩童的脚印雀跃着在雪地的平面上拉出一道道卫星尾痕;动物的脚步以父母、孩童的为轴心,时而左,时而右。

大地如一纸素笺,画满了幸福的曲线。

我也停下脚步,走向回家的路。

2020年的冬天,因寒冷、大雪而完整。

丑牛年元月壹日辰时,是以为记。

  最后修改于 2021-01-05 20:45    阅读(?)评论(0)
 
表  情:
加载中...
 

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