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年龄:17年1个月
访问:?
文章:359篇

个人描述

姓名:名不扬 ; 职业:功未就; 年龄:期盼退休 位置:希望被人遗忘;个性介绍:用身力行 用爱包容 用心感受 用脑思考 用道德作证 (文字均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。)

乡村里的灵魂

2019-07-16 08:50 阅读(?)评论(0)
     故乡是心情的岔路口。
   以村口的那条大路为界,一边是生活熔炉的冷酷、呆板,一边是灵魂天堂的真挚、自由。
   矮堰上匍匐见方的金银花散发出的香气氤氲数十米。门口拴着的小狗嗅见陌生的气息,支棱起毛发成刺团儿,冷眼斜视着小白眼儿,用炸裂的声音犬吠着。芦花鸡领着刚刚孵出的五只小鸡穿梭在花丛中寻找着食物,一旦有人靠近,立刻张开羽翼,翎毛挺竖、歪头侧目、咄咄逼人。
   “楼下的贵宾、哈巴、田园……只剩温顺、谄媚、摇尾乞怜的元素,早已丧失了看守门户的本性。小区里的金银花开成山也嗅不到香味儿。”我给儿子发过图片,“村野里才有灵魂。”
   儿子遗憾着没有机会同行,把感触码字成章——《遗憾中的美丽》,仅扣掉一分。
   许多年没回了,村里的人热情地打着招呼,这个拿来身披晨曦薄霭的草莓,那个送些头带露珠湿雾的蔬菜,久违了的乳名在嬉笑中重新响彻空旷的麦场。
   二叔更是笑不拢嘴、寸步不离。吃饭时完成老人那桌的仪式,便来到我们孩子旁边,再也没喊走。微醺,树下石条一躺,打起了轻酣。五月里的风从山顶顺峡谷席卷而下,带着山泉的清新和凉意。怕二叔着凉,喊他进屋,不肯。拿起薄被,拒绝:“不冷。”
   不舍所以不肯、不冷。二叔用力地清醒着、倾听着,梦中微笑,偶尔插言:“里旺,有两棵桑葚子树,通红,熟透了,明天去摘了吧。早点儿起,凉快。”翻了个身,又嘟囔一句,“屋后那棵真杏,熟的差不多了明天摘摘拿着。”
   “你到底真睡着了,还是假睡着?”二婶子一句话沸腾了众人的笑点,“南桃北杏,杏是北面熟的比较好。明天先挑北面的。”二婶子爱意满满地补充。
   “还有后岭的花椒,刚着鲜了,摘上点儿回去腌腌吃。”小姑一边收拾着桌子,一边插言,扭头又叮嘱晚归的邻居:“攒下的鸡蛋都给俺留着,给俺侄女带着。”
   山村的夜空格外的清亮,星星的明眸纤尘不染。直至后半夜,大家才陆续散去。尽管睡得比较晚,第二天还是及早及早地醒来,相互等待洗刷的罅隙里,先后爬上二叔家的平房顶,俯瞰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。水渠群山中蜿蜒,麦场门前空旷,周围的山头连绵起伏,沂河水环村北绕行……一切如昨,只是被岁月洗涤得缩水了许多。
   山里的鸟也是有灵气的。当第一缕光明从尽头的地平线升起,便相约着一起醒来。清脆的鸟鸣瞬间打破宁静,把里旺的采摘之行豁开一个兴奋的闸口,久违了的精神饱满感。
   里旺在村子里的大山最深处,植被、水域丰富。雨水繁多的夏季,随便找个低洼水渍暗黑明显处,用力插上根管子,就会有清泉汩汩流出。
   水质的丰富让里旺成了村里的黄金宝地,中下部分已经被苹果树、葡萄树、核桃树等各种果树覆盖,家家户户修建蓄水池。中上部分密植树林,以最自由的方式,肆意的、密不透风地生长,覆盖了所有的路径。偶尔裸露着的石灰岩,会找到中寒武纪时期三叶虫的印记,主要由虫体的硬体部分形成,头鞍弯曲如弓,两弓刺大于身体一倍,如翼。虽然不是完整的,但也默默记录着家乡沧海桑田变化。思绪穿越时空,浮想联翩数分钟,再次凝视:形如飞燕,蹁跹轻盈、栩栩如生,“燕子石”称谓当之无愧。
   “桑葚树是我专门栽的,一棵在蓄水池边上,一棵在果园中心。”临走时二叔交代了两遍。
   大姐、我、帅弟和宝弟一路雀跃,勤劳的村里人已经在果园里劳作。葡萄整齐成陇,串串豆大的青粒半遮面藏于墨绿肥厚的叶子身后。苹果已到了套袋的季节,鸡蛋大小,翡翠绿,晨光下一层晶莹绒雾,一如少女的青涩。核桃也初见硕果累累的模样,自信者傲立枝头,谦卑者隐藏枝桠。
   远远的,一棵结满了鲜艳桑葚的高大桑葚树,在崖上盘根错节,伸出柔软、秀气的枝条,或从苹果树间隙旁逸斜出,或下垂到蓄水池边。对于资深吃货而言,万事先吃为敬。左手一把,右手一把,满口生津。一会儿,手和脸都被紫色皲染。
   满树的桑葚分阶段成熟,颜色越深越甜。黑紫黑紫的味道最佳,往往一碰就掉,让人唏嘘不已;红色的半熟,有些许酸酸的味道;白色的则酸涩无比。更有甚者,连体双胎,一半红紫,一半白色。采摘一个,分别送到姐姐和两个弟弟嘴边,待他们张开嘴巴,便迅速地把白色的一半放入,每每看到他们眉头紧皱,浑身打着摆子的样子,大家笑成一团。尽管知道会骗,依然会配合进行,屡试不爽,乐此不疲。
   “高的那枝踩着梯子。”一个浑厚的男中音。
   “二叔?!”我们齐转身:“您不是不来的吗?”
   “这不又来了恁。”二叔低下头,略有些害羞的嘿嘿地笑着,“来也确实没啥事儿。”
   “哈哈……”二叔的舍不得,我们彼此心照不宣,幸福得找不到北,只能用沉默来仔细品咂。
   朝阳漫上山坡,整个村子沐浴在柔软的金色,一片祥和。小鸟的鸣啼更加欢悦,掺杂着“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”的家长里短的唠嗑。
   “学习就得往深水里学。”
   “平时不努力,遇到事了才知道锅是铁打的了吧!”
   “挨着勤的没懒的,咱俩谁也别说谁了。”
   “打柴的不能跟放羊的走。”
   ……
   回去的路上,我们坐进二叔三轮车的后斗,一路颠簸,一路畅谈,风景携着日子从两旁一闪而过。恍惚中,一会儿咿呀学语、蹒跚作步,一会儿人到中年,步履沉重。如果说白驹过隙,光阴似箭,描写时光荏苒和单行,能够理解也能够接受的话,为什么小时候巍峨的大山现在却缩小了那么多?更奇怪的是,那时十几分钟就能登顶,现在一个小时也爬不到头了?不知道是我们老了还是乡村的世界变了……
  最后修改于 2019-07-16 13:54    阅读(?)评论(0)
上一篇: 养花尬事 下一篇:寻找失守的热情
 
表  情:
加载中...
 

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