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年龄:17年1个月
访问:?
文章:359篇

个人描述

姓名:名不扬 ; 职业:功未就; 年龄:期盼退休 位置:希望被人遗忘;个性介绍:用身力行 用爱包容 用心感受 用脑思考 用道德作证 (文字均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。)

如果那棵大树能够告诉我

2020-10-23 09:09 阅读(?)评论(0)


       (一)村口的那棵树

  云起时,花团锦簇;云落时,叶已清秋。

岁月的沧海可以抹去一个村庄的名字,也会烙印一棵树的记忆。自建村开始,房前一棵树,房后一口井,成了必备的徽标,陪伴着祖祖辈辈历经风雨,走过春秋。村子在,它在;老井在,它在;村子不在,老井干涸,它还在。

多年以后,初中小伙伴相聚,同学问我:“你是哪个村的来?”

“东升村。”

同学一阵迷茫,努力在脑海中搜寻。

“也叫龙王塘。”

瞬息灵光一现:“是否村口有棵三百多年的流苏树?”

“恩恩恩!”

老家里的村庄,每一村的村口都有一棵古树的,常见的是柳树、洋槐……独独我们村的是流苏,祖先独到的审美不仅是建村三百多年的历史见证,更是成就了二十一世纪一个穷乡僻壤里的网红流量元素。

小时候外出不识路,只要看见那棵树便找到了家。树下有我最幸福的光阴,奶奶习惯在树下做针线,等爷爷,我最喜欢听奶奶爷爷讲先人和打鬼子的故事。后来,爷爷奶奶走了,那棵树萌生出更多地浓郁的情愫,随岁月蔓延。

露冷水流轻,思念梦难成。如果流苏树能够开口说话该有多好,她一定能继续爷爷奶奶未讲完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二)颐和园里的那棵树

喜欢历史,喜欢从古迹中探究曾经的真实。

1707年,康熙帝修建圆明园,与皇四子胤禛。在那段社会经济显著发展、国库充盈的日子里,他们开始了"宁神受福"的园居生活。

三百多年以后的某一天,目光、脚步所至,除了郁郁葱葱的植被,便是建筑的一片狼藉。一定需要讲解的,希望那里有我渴求的未知。遗憾的是,从头到尾,尽是实用性和艺术性并存的皇家园林建筑的祥和、片面之美,尽是文物的丰腴和珍贵。

其实,我更想听,修建此园,耗资千万两白银,耗时150,三皇帝的奢华生活的历史背景和百姓的切实感受;更想听,为修建此园,如何盗用巨额“海防经费”,以致北洋海军难以获得及时发展,终致甲午战败的血泪里程;更想听,此园大火连烧3天3夜,珍宝劫掠一空,300多名太监宫女葬身火海的那段世界文明史上罕见的暴行;更想听,咸丰未战先怯,迅速逃离。后议和,割让九龙半岛,赔款至800万两,不平等《北京条约》的签订……

更更想,让更多的炎黄子孙听到,铭记一个进行抢劫,另一个放火焚烧;一个叫法兰西,一个叫英吉利的那两个强盗。而后,浓聚起一种无论何时都要强国强民、富国富民、爱国爱民的信仰!

该去哪里寻找?炙热的目光扫过安静和祥和,在那一棵棵饱经风霜、苍劲古拙大树的皲裂粗糙的疮痍上停留。

风起、雨落,枝叶莎莎,那是我俩无休止地交流。

  最后修改于 2020-10-23 14:55    阅读(?)评论(0)
 
表  情:
加载中...
 

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