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年龄:17年1个月
访问:?
文章:359篇

个人描述

姓名:名不扬 ; 职业:功未就; 年龄:期盼退休 位置:希望被人遗忘;个性介绍:用身力行 用爱包容 用心感受 用脑思考 用道德作证 (文字均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。)

军哥

2020-01-15 10:18 阅读(?)评论(0)


不惑的人群中,眼睛里或许有生活,或许有江湖,他的眼睛里只有笑意。

方方肉肉的大脸盘,厚厚的大耳朵,虎背熊腰,不笑不说话,笑起来嘴巴阔阔的,仿佛能盛的下一个江山。

初中毕业后初见他,是一个晚上,视频来电:黑黢黢的夜色,黑黢黢的他,咧着嘴巴,酒意和笑意堆满了脸庞。

旁边还有一个人,问我:“猜猜他是谁?”

一别二十载,岁月可以成赘肉,可以生白发和皱纹,但眉目里的的同学情谊永远不变。

我的一声“军同志,好久不见”,他的嘴巴咧的更大了。发自肺腑的笑声瞬间爆出屏外,飞出老远。

初中时,他是我们班里的大块头,担任体育委员。直到今天,我还认为之所以是体育委员,不是因为成绩,不是因为体育,只是因了他的先天块头。

我则是班里的小个子,没有之一。每天期盼着早操时他那方方阔阔的嘴巴里说出一句:你们领队。那样我就能当排头,迈开小短腿,启动风火轮,让后面大个溃不成军。

努力出走半生,归来不再少年。二十年后,军同志已是军哥。

“军哥”、“军哥”……军哥的亲切平方换来了周围人的亲切立方!只是,他仍是我们的核心主骨。用他的热情、真诚凝聚着周围积极的一切。不管身在咫尺,还是行走天涯,只要他一声招呼,形散神不散的这个集体立马聚拢而来。

再识他,是今年的五一假期。确切的说是五月二日。我没有回老家,他微信发来图片——似锦的流苏树如期盛开,树下坐着精神矍铄、红毛衣、三寸金莲的九十八岁的老奶奶。

他问:这是谁?

“俺奶奶。”瞬间一股暖流,从心底升腾到眼中,我哽咽着:“想家了。”

“奥,我把家给你发过去。”

视频里奶奶是那样的美丽,流苏树是那样的芬芳……在那一刻,我庆幸,人生中,能够遇到一个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的淑善灵魂。

直到那一天,十二月二十三日的夜晚,一个普通且突兀的日子里。同学来电:军哥走了,在扶贫的道路上。

轰然倒塌、当头一棒。眼泪夺眶而出,心里疼的慌。我疼得慌,同学疼得慌,他的同事疼得慌,他的朋友疼得慌。

圈子里炸开了锅,纷纷念起他的好。

“一直在外,家里的事儿都是他的。”

“门口那棵树还是他栽的来。”

“好人一个,好人啊!”

寒风吹在脸上丝毫没有了感觉。他就像我们的大管家,让我们在温暖处聚拢,在遥远处安心。生活就像变戏法,昨天还生龙活虎,今天怎么就没了呢?

又是黑黢黢的夜色,最后一程,没能赶上送送他,只是会在某个冰冷的夜晚,拿出他的微信看一看那段视频。

坚信,他就在那儿。

  最后修改于 2020-01-15 14:58    阅读(?)评论(0)
上一篇: 静夜思浮生 下一篇:养花尬事
 
表  情:
加载中...
 

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