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年龄:17年1个月
访问:?
文章:359篇

个人描述

姓名:名不扬 ; 职业:功未就; 年龄:期盼退休 位置:希望被人遗忘;个性介绍:用身力行 用爱包容 用心感受 用脑思考 用道德作证 (文字均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。)

抬头望星空 夜色更精彩

分类:随笔
2020-07-17 09:58 阅读(?)评论(0)
温柔以待孕育美好,恶语相向回馈丑陋。既然必须要经历夜色,那么,请尝试着为瓦砾中的种子播洒暖意,说不定会收获诗意人生。
  
   一、多重经历得失从容
   朋友孩子自三月以来,历经退票、退票、退票、再退票……的辗转。终在昨日,由美国,经首尔、东京,最后在沈阳平安落地。朋友是亲朋友,孩子是亲朋友的孩子。m国的疫情、聚众示威抗议,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会有更多的感触,何况是一个身居温室、娇弱柔美的弱冠少年?让人刮目相看的是,孩子从来不会多说,竟然用难以想象的承受力,默默地用稚嫩的肩膀,担负起一脚在天堂,一脚在地狱的巨大压力,规划好自己的行程。日不食,夜不寝——朋友也以猝不及防的速度在惶恐中快速消瘦、消瘦。我们的心也一直悬吊空中,想问不敢问,不问又怕朋友憋闷。孩子平安落地,第一时间视频里绽放起那张精致俊美的脸庞,笑容灿烂如昨,只是白皙额头上那几颗小小的红豆豆触动了众人的心扉。大家感叹之时,闺女朱唇轻启:没事儿的,防护服热的。
   “经历就是成长,从此人生无惧、无恙!”那一刻,大家哽咽着举杯;那一刻,朋友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流下了一行凝重的泪水;那一刻,一杯杯的清酒伴随着生活的万般滋味入喉、醉心。
  
   二、种下乐观余生清欢
   天气预报和关节同步提示。果真,小雨半夜淋漓。
   清晨六点,夫早走加班,要把车留给我。几番推辞,因自己走得晚些,让给了他。
   家居城西,只有一路班车8点时经过。步行十五分钟,提前到达站点。感受着已经泥泞鞋子的湿涩;逡巡着但凡有点小雨就会拥堵成灾的交通;期盼着,小雨过后的明天会有更多的欣喜萌芽。
   远远地,公交车在乌央乌央中,以鹤立鸡群的姿态左转右转,碾起一片片水花,焦躁而来。
   “有健康码吗?”车上下来一位疫情期间新增加的秩序员,语调如刚才的刹车,急速而又冷漠。
   “有。”每早体育馆晨练,健康码必备。边说边转身挤上了人满为患的罐头车,找了个支点立住脚。支付时才发现微信零钱已经清零,手忙脚乱,无罅隙转账,连忙让老头发过来个红包。
   嘈杂中,突然听见维持秩男干巴巴地丢过来一句:“你不是说有码么?光说不行,得扫一下。”疫情后第一次坐公交车的我,程序还不是很清楚,还寻思先交费后示码。好吧,听从指挥,顺着这个秩序男地指引,扫一扫车门后方的二维码。“叮”的一声,还没看清楚显示的内容,秩序男已经在追问:“哪里有码?带身份证来吗?”
   一看,果真,健康信息一片空白。每天跑步,均提示成功的,今天哪里短路了?
   “没有。”一部手机就可走遍天下的时代,谁还随身携带身份证,心里郁闷且百思不得其解。
   “你不能坐车,请下车。”瞬间,车厢里扫过一片炙热。无奈,仿佛做错了事情般,尴尬中急速下了车。
   重新回到公交车站牌,雨冰冷地下,风凉爽地吹,心里泛起片片涟漪。西八路的车顺着市实验门口已经堵了三个红绿灯。出租车在熙熙攘攘的车队中神龙见首不见尾,只好小蓝车人力发动。疾驰中伞完全失去了作用,风衣帽子在速度地合理干扰下跑到脑袋后边隐居,只能光头前行。
   待到单位,鞋子全湿、裤脚全湿、头发全湿、肩头、背部全湿。
   同事追问,我当成故事讲述:全程郁闷,只有在超越那辆公交车时,有丝丝快感产生。
   同事哈哈大笑着,又加进一些肯定:自来卷的头发被雨水打湿后,成了最美的发型。
  最后修改于 2020-07-17 11:18    阅读(?)评论(0)
上一篇: 立秋 下一篇:静夜思浮生
 
表  情:
加载中...
 

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