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年龄:17年1个月
访问:?
文章:359篇

个人描述

姓名:名不扬 ; 职业:功未就; 年龄:期盼退休 位置:希望被人遗忘;个性介绍:用身力行 用爱包容 用心感受 用脑思考 用道德作证 (文字均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。)

回家

分类:蛇之语-----随笔 | 标签: 回家  
2017-04-06 16:51 阅读(?)评论(0)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  

    松仙岭是个分水岭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地界的分水岭

以松仙岭为界,岭之北是博山,岭之南是沂源。松仙岭垭口为南北交通要冲,底长110米,宽11米,上口宽45米,两侧崖高21米。1952年政府动用民工3万多个,首次开山降坡达2.23公里,始通汽车。1958年二次开凿降坡。周而复始,盘山公路终于成型,但仍然岭坡陡竣,道途凶恶,每雪天严寒便不能至。但景色随四季变幻,巧夺天工,柳暗花明。

二十几年前,我在异地求学四年,此盘山公路经口舌润色、言语修饰,终成魔咒,每每让来自平原的同学夜不能寐、日不思食,而且不时呆坐,手指画着螺旋,口中念念有词。源于好奇,下课跟踪,宿舍偷听,悄然相闻,终于听清:“旋转着盘上山顶,又怎么从山顶下来呢?”我被同学的单纯和幽默所打动,不由抚掌大笑。伴随着这个疑问,松仙岭盘山公路或隐或现的走向也让我入了魔,从来没有仔细观察的我,无从解答她的疑问。于是和她一起同病相怜抑郁了半年,直到再次回家研究透彻,画了一张路线草图了事。从此,我的人生,多了一段弥足珍贵的友谊。直到后来,隧道打通,松仙岭真正退出博山、沂源道路阻隔的舞台,成为链接两地路途中美丽点睛之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心情的分水岭

很少回家,每次回家都要提前计划、筹备。不知怎么,一到松仙岭,就想唱歌。不管曲调如何走向,不管声线是否优美,不管歌曲来自哪风,敞开窗户,打开天窗,亮开嗓门,或轻哼、或高亢。一路下来,总能带动儿子男低音轻和,总能引来老头的一句经典总结:一句词也没听清。无关乎词,无关乎曲,只在心情之间也。

还有,就是安全感。

不管什么事,越干越小心。开夜车回家数次,随着最近几起女性开夜车抢劫案件的暴露,心情随着回忆起伏跌宕。

上路的时候,信心满满,一路风景一路歌。夜色地浸入,城市里的霓虹光晕渐渐褪色,一股叫做紧张的东西在身边氤氲开来。关掉音乐,锁上门窗,集中注意眼前、周围动态、静态的一切。

离开城市,车水马龙不见了踪影。伴随着村庄,星星点点的路灯给了我深深浅浅的勇气。偶尔映入眼帘的晚归的行人和在路边闲逛的狗狗,不时给恐慌的小心脏注入一针强心剂。

走出村庄,在浑然一色的黑夜里,稀疏的路灯清冷散淡的零落着。打开远光灯,尽量地放大自己的视野。夜像死了一般,未知的恐惧像一堵墙立在我的面前。四下里突兀出现在视野里的树木或石头不时让我胆战心惊。只有远远疾驰而来的远、近光灯的闪烁才能搅动内心深处残存的安全感。脑海里闪过一个又一个可能的画面:有人求救不开窗、不下车,帮他打电话。发生刮擦不下车,先报警。一群劫匪突袭而来,实在无法,强闯过关。只要一过松仙岭,心境豁然开朗。鲁国温文尔雅的国风迎面而来,家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风景的分水岭

美丽的风景总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从松仙岭盘山路开始,风景的味道就会变得不一样。

山的巍峨、泉的清冽,梯田的鳞次栉比,绿色视野的广袤,风车以山为基排排坐的井然有序......这才是视野的饕餮盛宴。

三月的连翘最先敲开春天的大门,焦黄的色彩或垂挂在悬崖成暴,或丛生在翠绿的松柏拱形下垂成片。

四月遍野的桃花漫红一片。如果在雨后,苍虬的枝干越发黢黑,与花的娇艳形成鲜明的对比。无论远观,还是近看,无论蔚然成片,还是独树一帜,都是天地间不可亵渎的美景。

五月的美丽也是嗅觉、味蕾的绝美体验。远远地,槐花的香气沁人心脾。蜜蜂也翁叫着加入其中。大自然转手一抹,满山红变成了满山白。

六月、七月整个世界由静态的美变得生动起来。苍翠欲滴的绿色随风习习涌动成波。鸟啼、蝉鸣、溪水的哗啦流淌.....无不让人雀跃欢呼。

八、九月则是成熟的季节。红红的苹果、柿子....就像一个个的小精灵,隐藏在枝头树叶下,和晚秋的阳光藏着猫猫,等待伯乐的慧眼发现和采摘。  

    十月、十一月,红红的枫叶树闪亮登场。当周围的一切变的萧条万分。枫叶树倾尽所有的色彩绽放在叶片、枝头。那是烈士鲜血染成的震撼的欲滴的红色,让人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之后,便是灰色的世界了。有人说,灰色是最具魅力的哲理的颜色,空灵、捉摸不定、奔跑于黑白之间,像极了人心,常变、善变,每每让人驻足思付。

    这里的雪可能因为地势的原因总是先期而至,总是最后逝去。如果你还在抱怨雪的飞速即逝,请到这里寻找,总会在某个山腰、山坳发现他的踪迹。如果到螳螂河里走一遭,还会发现成群的水鸟,在水面盘旋,或停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生态的风水岭

沂源县平均海拔400米素有“山东屋脊”之称。所以,这里是生态的源头。

从春天吃起,一直到腊月寒冬,吃货的世界永不停息,而且是绿色的。

每次回家,就是购物存货的历程。走一路,买一路。燕崖的豆腐、樱桃,中庄的苹果,西里的马蹄火烧,东里的大饼,张家坡的葡萄,土门的馒头,石桥的猪肉,悦庄的韭菜,大张庄的花生油......

小姑养的山鸡,妗子腌的咸菜,婆婆种的韭菜、萝卜,大姑家的白菜,大叔家的花椒.....当然,必不可少的还有煎饼。你不拿都不行,这东西在我们眼里是宝贝,在他们眼里是自家所得,更是千山万水的心意。

春天的荠菜、苦菜、补补丁、槐花,夏天的蔬菜,秋天的水果,冬天的野兔子等山珍......

每一次归来在电梯旁边遇到邻居,每次都是差异的眼神:“又回老家来?!”

“嗯。”在他们转身的时候我和老头会心一笑,“他还没看见我们已经运上去了一趟山里真正的矿泉水来。”

每每回家,邻居家的门旁边也或多或少的出现一些土豆、韭菜、南瓜、冬瓜......

每每此时,也都会收到妈妈的来电:“到家了吗?给你们留的地瓜还忘了拿。”

 

   阅读(?)评论(0)
上一篇: 开花的树 下一篇:夜话(修改稿)
 
表  情:
加载中...
 

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